云南震区农民人均纯收入700元 盖砖房需10几万

浏览次数:98 时间:2018-07-05

视频加载中,请稍候...

 

云南为地震遇难者致哀

play 云南为地震遇难者致哀

李克强鲁甸慰问纪实

play 李克强鲁甸慰问纪实

堰塞湖卫星图公布

play 堰塞湖卫星图公布

云南鲁甸地震中的他们

play 云南鲁甸地震中的他们

  新华网云南巧家8月10日电(记者白旭 刘景洋 崔元磊 曹凯) 山坡上,绿绿的花椒挂满树枝,不远处的土坯房却成了一片废墟。一只竹背篓孤零零地倒在地上,它的主人再也无法背起它来摘花椒了。

  如果10岁的余才伟能够再多摘一会儿花椒,或许他就能够幸免于难。提到这个,他的母亲李淑芝就止不住泪水涟涟。

  “地震前,他还帮我摘了7斤花椒。”李淑芝抽泣着说。

  家住云南巧家县包谷垴乡红石岩村的小余今年小学四年级,3日下午地震时刚好放暑假在家里。

  “他学习很好,脑子聪明得很,在学校排名一直第二第三的,没想到……”李淑芝告诉记者,小余是家里的希望,“本想好好供他,什么活都不要他干,大人少吃点,希望他成才。”

  小余的家境不太好。他家有三亩地,种了苞谷和花椒。如果今年不受灾,这些能卖万八千块钱。小余的父亲是粉刷漆工和瓦匠,农闲时在附近的县里打工。

  这家有两个孩子,大儿子15岁,在技校念书,但是李淑芝更偏爱小儿子一些。

  孩子也非常懂事,有空的时候就帮父母干活。地震的那天,他摘了一下午花椒后有些累了。“他说回去吃个洋芋,写完作文,再来。”李淑芝说。

  就在那时,大地开始晃动,他家的土坯房倒塌了。“才五秒,我的娃儿就看不见了。”李淑芝又哭了起来。

  她最初想着孩子还在,要救他,就和亲戚们一起拼命挖,但根本毫无踪迹。武警战士到了灾区后也帮助他们挖,然而直到5日晚上都没有挖出来。李淑芝又幻想儿子是否当时根本没有在房子里。

  6日早上的现实彻底击碎了她的希望。

  余才伟被发现躺在屋子的客厅里,全身都是土。

  孩子的父亲余朝礼地震时在一江之隔的龙头山打工。地震发生后,他第二天搭最早的车出发,然后徒步翻山越岭,晚上九点多才到家。

  “如果我在家,可能会早点挖出来。”这个沉默少语的男人低声说,抹了一把眼泪。

  “地震幸好没有发生在晚上”

  3日下午4点30分发生的云南鲁甸6.5级别地震已造成617人遇难,112人失踪。巧家县是除了鲁甸以外受灾最严重的地区,截至目前已有78人遇难。

  参与救援的昆明警备区战士、负责搜救小余的包艳龙说,由于当地很多年轻人出去打工,只留下老人和孩子在家,因此这次地震中,不少遇难者都属于这个群体。

  现在刚好是收花椒的季节。很多人就是因为在屋外收花椒才没有在地震中遇难。

  在鲁甸,情况也是差不多的。

  鲁甸和巧家自从西汉时期就已建县,古称朱提和堂琅。两个县位于重重叠叠的大山之中,很多地方并没有路,车辆无法通过,人要徒步几小时走过有些地方只有一个脚掌宽的峭壁,才能到达最远的村子。

  在这样的地方,人们住房的条件很差。王仕翠家的土坯房是13年前盖的,这次在地震中瞬间垮塌,她的奶奶和小侄女遇难。

  她告诉记者,之所以要建土坯房是因为方便。土是用背篓一点点背过来的。砖头很难运进来,而水泥需要用牲口驼上来,从山下到山上一袋运费就要5到7元。

  当地很多百姓的家庭收入一年最多一两万元,有的只有几千,在包谷垴最偏远的周家坪村,去年的人均纯收入只有700元,而盖一个砖房要十来万。

  “要是地震发生在晚上,村里最多剩下10%的人。”一位名叫王永忠的老村民说,“只有10%的人住着地震不会死的房子。”

  很多村里的人世世代代住在那里,最远没有到过县城。他们靠种地为生。最初种的是苞谷,地震重灾区包谷垴乡的名字由此而来。

  后来为了改善生活,人们开始种花椒。王永忠算了一笔账:苞谷一亩地可以产800斤,卖1000元左右,这还不包括化肥等成本费。然而种花椒的话三到五年后进入丰产期后一亩就能赚到5000元,而且不用施肥。

  花椒对生长环境比较挑剔,一般生长在海拔1400米到1800米之间,需要雨水,但是如果没有阳光摘下后又无法晾干。

  不少村民是不到十年前开始改种花椒的,比如陈桂香。虽然这也还是靠天吃饭,收入还是能有所增加。

Copyright © 2002-2014 十大电子游艺平台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