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温不火的节奏和群体性事件的考验

浏览次数:80 时间:2018-07-05

  不温不火的节奏

  和群体性事件的考验

  多位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的人士对于张田欣的城市发展理念并不感冒。“他就没有理念。”在一位处级干部看来,张田欣缺乏经济常识。“他一直在提打造世界旅游城市,对于一个七百万人口的省会城市来说,难道光靠旅游和翻修几条路吗?”让他惊愕的是,之前市委全会的与会者包括乡镇书记,而如今只有县委书记、县长和分管农业的副县长可以参会。“连分管工业和招商引资的副县长都没有资格与会,这不是天大的笑话吗?”

  不过,一位婉拒采访的副处级干部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张田欣为昆明干了一些实事,对下属的工作会及时给予肯定。在外人眼中,张田欣体贴下属,有情有义。他在省委宣传部的两任秘书,现在分别在五华区和安宁市担任要职,而他曾经的驾驶员如今已是昆明市委某部门的副职。

  与前任的雷厉风行相比,市委工作人员更适应张田欣的工作节奏。每次视察之前,所有人员都会先集合,车队再开到省委一号院接张田欣。每天参观考察的地点,也由原来的20个,降到8到10个。一般情况下,张田欣上午考察4个地点,中午午休一个多小时后再开始下午的行程。

  一位工作人员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在考察之中,张还会关心随行人员的伙食。张在某次会议上提到,工作还要张弛有度,身体健康才能更好地工作,希望干部们提高工作效率,少加班,周末尽量休息。“人要一分为二地看,不能一棍子打死。”在这位工作人员看来,这更像是对前任工作方式的修正。

  工作节奏不温不火的张田欣也经历了两次重大群体性事件考验。

  2013年5月,近万名昆明市民走上街头,抵制昆明安宁的中石油1000万吨的炼油项目。在社会各界人士的座谈会上,有人建议张田欣慎用警力。一位在场人士向《中国新闻周刊》回忆,张田欣脸色铁青,并未表态。幸运的是,这次“散步”秩序井然,并未发生冲突。

  4个月后,在晋宁县广济村的一起征地拆迁事件中,30多名村民和27名警务人员受伤。虽然征地项目为云南省委、省政府要求推进的工程,但毕竟发生在昆明辖区之内,曾有报道称张田欣疑因在此次事件中调动千余名武警,最终导致降职。据《中国新闻周刊》了解,警种只是特警,而其降职原因并不涉及昆明。

  92岁的云南省政协前主席杨维骏曾多次为昆明下辖的广济村农民积极奔走,杨维骏和张田欣也就有了某种交集。杨维骏还记得,数年前,在省里的团拜会上,身为宣传部长的张田欣专门凑到杨维骏耳边:“杨老,我也是农民的儿子,所以我非常尊敬您。”在这之前,杨维骏曾用自己的政府配车,为12名失地农民代表开道送他们进入云南省政协,引发媒体关注。

  传闻终于落定

  事实上,关于张田欣被调查的传闻一直没有中断过。2014年4月15日,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发布消息,云南警官学院副院长钱磊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组织调查。钱与张为玉溪同乡,张任文山州委书记期间,钱为副州长兼公安局局长。

  一个消息源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张在当月就曾飞赴北京,具体事宜不详。一个月后,他再次前往北京,只停留了一天即返回昆明。与此同时,张被调查的传闻在官员间传开。一名知情人士向《中国新闻周刊》透露,在从北京返昆后的一次会议上,张田欣说,有人对他进行举报,但举报要有证据。

  这已不是张田欣第一次被举报。2011年,云南电视台某频道总监李瀛曾在海外网站上发帖,称张田欣包养多名情妇。当年11月,云南省纪委、云南省监察厅通报称,李瀛在省委换届期间,利用互联网恶意诽谤领导干部,予以撤销党内职务处分,并撤销其职务 。

  在之后不久的一次会议上,作为宣传部长的张田欣借业务之名,多次批评云南电视台,“他绕山绕水地骂云南台,大家都清楚是怎么回事。”一位在场人士对《中国新闻周刊》说,张的表现给人感觉没有修养,不懂宣传,“清者自清,何必如此呢?”

  事情仍在发酵。2014年6月6日,第二届南亚博览会在昆明开幕。云南省和昆明市领导悉数出席,细心人士发现,作为市委书记的张田欣并未出现,原本由张出席的外事活动均换为昆明市市长李文荣。由此,关于张田欣被双规的消息再次成为官员私下议论的热点话题。一位不愿具名的官员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在南亚博览会开幕前两天,张田欣赴北京接受组织调查。张乘坐6月8日晚的飞机返回昆明,但遭遇北京雷雨天气,飞机起飞时间推迟至9日凌晨,张和陪同人员最后一批登上飞机。

Copyright © 2002-2014 十大电子游艺平台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