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害新疆宗教领袖:古兰经无暴力传教主张

浏览次数:113 时间:2018-07-05

瞭望东方周刊第553期封面

瞭望东方周刊第553期封面

  自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以来,随着伊斯兰原教旨主义从中亚东侵,对于宗教在新疆的角色和影响,人们经历了复杂而漫长的认识过程。

  与此同时,新疆、特别是经济落后的南疆地区,在短短十数年内也从保守、封闭到开放,变化有之,冲击亦有之,而现代宗教观念显然尚未被普遍接受。

  新世纪以来,在新疆的宗教及社会问题中,撕扯人心的已非单一的分裂势力,而是以全球性意识形态思潮存在的伊斯兰极端思想。

  在这种背景下,如何像自治区领导所提出的“以现代文化对冲极端思想”,全面构筑新疆治理体系,在居玛·塔依尔大毛拉阿吉这位宗教领袖去世之后,人们期待看到更加快速扎实的改变。

  智者之死

  如同居玛·塔依尔大毛拉阿吉生前每天清晨的诵经声那样,

  平和、中道之声,需要被更多人听到、被更多人服膺

  《瞭望东方周刊》记者山旭  葛江涛/北京报道

  2014年7月30日晨,中国最大清真寺——新疆喀什艾提尕尔清真寺主持者,居玛·塔依尔大毛拉阿吉遭遇暴力恐怖袭击遇难。

  他是20年来第二位遭遇严重暴力恐怖袭击的新疆宗教领袖。

  1996年,当时的艾提尕尔清真寺主持者阿荣汗·阿吉被恐怖分子连刺23刀,后因抢救及时幸免于难。

  居玛·塔依尔遇刺前两天,喀什莎车县发生严重暴力恐怖事件,造成37名无辜民汉群众死亡。

  据自治区党委常委扩大会议通报,该暴恐团伙自2014年斋月以来,选择偏僻地点,以吃斋饭为名多次聚集,通过非法“台比力克”活动,煽动拉拢人员,进行策划准备。

  所谓“台比力克”,原指一种讲经活动,是恐怖组织“伊扎布特”惯用的组织、宣传形式。在反恐白皮书等官方文件中,称之为“蛊惑、诱骗青少年和妇女加入‘伊扎布特’组织,实施违法犯罪活动”的主要手段。

  在新疆特别是几乎全民信仰伊斯兰教的南疆维吾尔族群体中,对宗教话语权的争夺日趋激烈。

  仅从近年来自治区相关部门的公报看,地下讲经点、“台比力克”等非法宗教场所的查获数量已一再增加。

  同样如官方公报所述,极端宗教势力在南疆的发展,已成为引发一系列暴力恐怖事件的直接动因。

  自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以来,随着伊斯兰原教旨主义从中亚东侵,对于宗教在新疆的角色和影响,人们经历了复杂而漫长的认识过程。

  与此同时,新疆、特别是经济落后的南疆地区,在短短十数年内也从保守、封闭到开放,变化有之,冲击亦有之,而现代宗教观念显然尚未被普遍接受。

  新世纪以来,在新疆的宗教及社会问题中,撕扯人心的已非单一的分裂势力,而是以全球性意识形态思潮存在的伊斯兰极端思想。

  在这种背景下,如何像自治区领导所提出“以现代文化对冲极端思想”,全面构筑新疆治理体系,在居玛·塔依尔大毛拉阿吉这位宗教领袖去世之后,人们期待看到更加快速扎实的改变。

  平凡社区中的宗教领袖

  居玛·塔依尔大毛拉阿吉也是艾提尕尔清真寺的伊玛目、哈提甫。

  虽然对于其名称有各种解释,但“艾提尕尔”在新疆通常指最高等级的清真寺。在新疆的和田、哈密以及和田地区的于田县,都有叫做艾提尕尔的清真寺。喀什这一座,其影响范围是整个中亚地区。

  伊玛目是穆斯林礼拜的领导者,拥有“领拜”的地位。礼拜时任何人都不能先于伊玛目鞠躬、抬头,等等。

  一个经常被提起的情节是,艾提尕尔清真寺的伊玛目每天清晨都要到清真寺,向整个喀什诵咏经文,召唤信众从睡梦中醒来,进行祈祷。

  哈提甫是讲经人,负责传授《古兰经》和解答人们的疑惑。

  而大毛拉,除了敬称,具有领导者、主持者的意味。阿吉则是对德高望重、知识渊博者的称呼。

  总之,居玛·塔依尔是全疆乃至全中国穆斯林中最有声望和影响力的宗教人士之一。

  但是第一次见到他的人也许会有点失望:他从外表看来,并不是那种拥有唤醒城市力量的人——身形瘦削,就像大病初愈。加上显而易见的眼疾,和喀什街头最常见的维吾尔族老人似乎并无区别。

  新疆伊斯兰教协会常务副会长科然摩对《瞭望东方周刊》说,大毛拉是德高望重、宗教学识非常渊博的人,众所公认,他也是一位谦虚、简朴而清廉的人。

  居玛·塔依尔大毛拉阿吉的日常生活,与人们想象中的宗教领袖截然不同。

  2010年夏,“7·5”事件一年之际,本刊记者在居玛·塔依尔大毛拉阿吉的家中采访了他。

Copyright © 2002-2014 十大电子游艺平台 版权所有